休豪伊:我开始写作是基于对旅行的热爱

2020-06-17    收藏454
点击次数:563

休豪伊:我开始写作是基于对旅行的热爱

人类总是不断往新的疆界推进。凝望着远方,我们想着地平线的另一端到底是什幺样的世界,我们探索着。

随着我们所居住的世界经纬已然确定,许多人转而抬头凝望着天际,想着点点繁星上面有些什幺。在我写这篇序文的同时,科学家应该也正在为太阳系外数十个如地球般的行星命名、造册。天际之外,肯定有与我们相像的世界存在着,肯定有人想方设法试图找到它们。

写《异星记》时我反覆思索着,这大抵可以怎幺处理,还有一旦我们真的着手尝试去做,一切可以错得多幺离谱。我们醉心听着对未知世界探索的传奇与故事,然而最吸引我们的,是那些出错的长征与探险故事。就像薛克顿爵士(Sir Ernest Shackleton,1874∼1922年)企图长征南极或是极地探险名片「叛舰喋血记」(Mutiny of the Bounty)。

我之所以开始写作是基于对旅行的热爱。年轻的时候没有能力订机票飞往自己嚮往的目的地,我转而投身小说之中,阅读字里行间的远方以及异国文化。这就是我看待世界的方式,现在、过去与未来。从没想过,当年对阅读的热爱竟会转化成对写作的热爱,而写作则带着我环游了世界。

去年,很荣幸地能受邀参加台北的国际书展,与热情的台湾读者见面。我的小说《羊毛记》荣登台湾畅销书排行榜,且持续超过一年的时间,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。飞过半个地球,看到台湾令我惊奇连连,独一无二的文化风情、人物、景点以及食物,这真的是我写作生涯的高峰。不光光是我的写作让这一切变得可能,而是我藉由阅读书中字里行间,穿梭远方与异国文化的热爱促成了这一切。

我希望你们全都享受着自己当下的旅程,更希望很快可以再与你们见面。

本文为《异星记》台湾版独家作者序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oyan Brenn

相关文章  RELEVANT ARTICLES